我的购物车 批量购买 我的账户订单查询 文章中心 帮助中心 客户留言
支付宝快捷登录 购物车共计商品 0合计 ¥0.00
曲裾深衣 | 直裾深衣 | 束胸襦裙 | 大袖衫 | 汉服摄影 | 古装摄影 | 汉服图片 | 比甲 | 肚兜 | 古装美女
有事点这里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有事点这里                

关闭在线客服
文章中心
栖凤阁动态
媒体报道
栖凤阁汉服活动
团体客户汉服活动
汉服宣传资料
汉服美女买家秀
木梳发簪
汉服文献
汉服裁剪图
汉服新闻
汉服婚礼
汉服容妆造型
兴汉运动和汉服运动
汉服知识
汉服实物
汉服传统礼仪
汉服摄影
汉服对和服、韩服、越...
汉服视频
汉文化
古装民族服装
文房四宝
电商运营
六艺
兴汉运动
汉服专栏
古装百科
太平猴魁茶文化
首页 查看文章

梳子史话

发布日期:2011-09-15关闭
摘要:

889

一、栉与梳篦:一种器物的历程

结束蓬头垢面日子之后,人类开始注重自己的颜面,简单的理发工具和美发用品自然就出现了。在人类整理头发的工具之中,梳子曾经是与人朝夕不离。早期的梳子由一些小木棍并列之后,用绳索捆住另一端固定而成,随后才在木板上刻齿成形。据理发师讲,最好的发型,都是用人的手指扒拉出来的。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就是每次理完发之后,通常情况下,发型师都要用手在头发上习惯性地扒拉几下。

事实上,人手正是梳子最早先的雏型。新石器中期出土的梳子,通常是在兽骨的一端,锉出五个尖齿,这正是受到手指的启发。这个时期的兽骨梳子,不管是形制还是工艺上都比较粗陋。

对于梳子的发明权归属问题,大抵上没有什么争议,最普遍的传说是黄帝的二号老婆方雷氏发明了梳子。上古时期的女人们并不经常清理头发,甚至宫中的美女也时常乱发遮脸,顺有在重大的节日或特定的庆典才稍整仪容。作为后宫领班的方雷氏,通常这个时候把美女们集中在一起,然后用自己的手帮大家整理乱发。因为人数众多,且多数人头发打结,方的玉手经常会皮破血流。 后来方雷氏无意中看到带鱼脊刺,她折了一节并梳理自己的头发来……乱发竟然变得整齐了。随后她把鱼刺折成小节分发给每个女人,教她们梳理头发。但尖锐的鱼刺容易扎破头皮,力道稍猛的还容易被折断。方雷氏于是找到黄帝手下的木匠,按照带鱼刺的形状设计并制作梳子。经过反复试验,竹制的梳子终于首次得以诞生。后来的考古者在陕西省乾陵永泰公主墓中,发现一把“憎爱分明梳”梳,梳子的形状正如同带鱼的骨刺一样。

早期梳子的制作材料多数是木、竹、骨等常见之物,梳子的外观形态上也基本相同:直竖形、梳把较高、横面较窄,很少有方形、扁平或者其它形状;春秋至南北朝期间,梳子造型演变成上圆下方的马蹄形状;隋唐的时候出现象牙梳、玉石梳、金银制梳等,雕镂精美,镶珠嵌宝,极为奢华;宋以后梳子的趋于扁平,形似半月;明清时期的样式保持着与宋代基本相同的形状。

篦子的产生,比梳子要晚一些。古时候“梳”和“篦”统称为“栉”,其区别在于齿的疏密。《释名·释首饰》中说:“梳言其齿疏也。数者曰比。”数在《释名疏正补》里的意思是密的意思,“比”即是篦的意思。齿疏的用来梳理头发,至于齿密的篦子用途,则在《清异录》中被解释成“篦诚琐缕物也,然丈夫整鬓,妇人作眉,舍此无以代之,余名之曰鬓师眉匠”。也就是说,篦子用来梳理眉毛与胡子的。真搞不清古人是怎样的长相,也许当时美女的眉毛真的很浓,需要用篦子梳理,那是不是男人都有着关羽、张飞一样的长胡子与钢须子呢?

梳篦在当时是男人的随身之物,这是可以肯定的。古时候男子对仪容的讲究,也许比起今天最喜欢臭美的帅哥有过之而无不及。《挥麈后录》中,记载即位前的宋徽宗向都尉王晋卿借篦子的故事:说宋徽宗某天忘记篦子,在站班时向王晋卿借他的篦子来梳理胡子。因为王晋卿的篦子非常精致而受到宋的赞赏。后来王晋卿送给宋徽宗一把相同的篦子,而这个送篦子的人,正是《水浒传》中的高俅,在篦子送到的时候,宋徽宗正在踢球,此人凭着踢球的雕虫小技,竟然平步蹬天,混成了一个堂堂的正部级领导。

篦子的另一个用途是用来捉虱子的。古时并无良好的卫生条件,也没有各种品牌的洗发水。因此古代典籍中有很多关于虱子的记载。据《晋书》记载,王猛见桓温的时候,一边畅谈当时的时政大事,一边伸手捉虱子,完全不顾在场者的心理感受;《墨客挥麈》甚至说王安石召对时“虱缘须上,上顾而笑”。一代名相尚且如此,平常人等自然就不必说。难怪民间老百姓有言:老皇帝身上,也有三个御虱。宋代以后,典籍上有关虱子的记载,与上层人士有关的就很少了,大家认识到虱子是一种比较脏的寄生虫,不能再和风雅扯在一起。

如今,胡须的作为仪表审美已经不复存在,然而,对于头发的审美却进入一个繁盛的时代,尤其是现代女性发对于头发变态式的折腾与打理……篦子与梳子由是获得不同的命运,篦子完全沦为了古董、玩物和摆设的角色。

  

二、插梳为饰:青丝上情感标识

在很多传世名画之中,我们都可以看到:唐宋女性头上的梳子,都是不带把的。这类梳子仅仅由梳齿和梳背组成。梳齿极为细长,在插戴时梳齿深插发中,绝大部分没法看到。因此,这一类梳子的装饰相对比较简单。也就是说,梳子在作为梳理头发的实用工具时,还用来作为装饰头部的重要饰品。随后,在庞大的梳子族系之中,演变出一类梳子,这类梳子并不作为梳理头发的工具来使用,而是作为女性最为时尚的头上饰品而存在。

插梳的习俗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太好考证。我自己猜想古人不象现在一样,身上穿有很多衣服,也不会象现在的时尚女郎,随身带着精美的小包。因此,梳完头之后,梳子放在什么方比较方便,就成了一个问题。这么随手一下,就把梳子插在头上了。这个无意之间小动作,把梳子从单纯意义上的实用工具开发成一件美妙的头上饰品,并一直流行下来。

唐代是美女们头上的梳子最为热闹时代。从最先的一把增加到几把、甚至几十把。在唐诗之中,我们可以看到“满头插小梳”这样的描述。王建在《宫词》竟说:“玉蝉金雀三层插,翠髻高丛绿鬓虚;舞处春风吹落地,归来别赐一头梳”;白居易广为人知的《琵琶行》里,也有 “钿头云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的句子;元稹在《六年春遗怀》说“玉梳钿朵香毡解,尽日风吹玳瑁筝”。这些描述,让我们对唐代的审美风尚有了想象的原型。和凝的《宫词》之中,有“鱼犀月掌夜通头,自著盘莺锦臂鞲”说法。所描写正是深夜宫女为妃嫔梳头的场景。梳掌多数都是半月形的,因此诗词中经常以月亮代替梳子。所谓的“鱼犀”就是梳掌上带有鱼类图纹的犀梳,是当时最为流行的犀梳。唐人所谓“再整鱼犀拢翠簪,解衣先觉冷森森”,说的汉妃赵合德入浴前,先整理犀梳和翠簪,然后用这两样东西来绾结头发……这仅仅是基于一种艺术的想象,因为汉代是没有鱼犀这种梳子的。

在所有饰梳之中,唐代象牙梳是当时最热门的品类之一。毛熙震《浣溪沙》写道:慵整落钗金翡翠,象梳欹鬓月生云,锦屏绡幌麝烟薰。

白色象牙梳子斜插在美女们的乌黑鬓发上,如同半轮明月从暗夜中的云影之中冒出来。这多少需要一点天才的想象力。随后,白色的象牙梳子被染成红色、绿色,并雕刻上精美花纹作为装饰。唐穆宗时代,京城长安流行最为流行的时尚之一,就是将各种珍贵材质的簪、梳、步摇,插满一头,这个时尚的名字,叫做 “百不知”。用我们现在话来说,也许相当于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和好玩,心情高兴得难以名状。

在宋代的中原地区,“百不知”经历暂的短流行之后,即被渐渐兴起的发冠与插梳同时使用的“冠梳”组合所代替。当时稍有身份的年轻女性,均头上戴冠。在戴冠的同时用插梳相配。冠与梳成为宋代女性头上不可或缺的饰物,“冠梳”一词,则顺理成章地用来指称女性头饰。《燕翼诒谋录》记录,宋代插发为饰的梳子,所使用的材料材极为奢侈。书中说“梳不特白角,又易以象牙、玳瑁矣。”《梦梁录》记录着南宋时期临安店铺,其中某官巷内有牙梳铺。象牙梳子在当时的都城临安就已经开设有专卖店。而且,象牙工艺还是成为当时一门独立的手工艺。

和唐代相比而言,宋代女性插梳在数量减速少了很多,但梳篦的个头却非常大。据说宋仁宗时期,宫女们插在头上的角梳竟然有一尺以上的长度。北宋时一度流行冠梳,用漆纱、金银、珠玉等材料制成垂肩高冠,在额发上插放白角梳子,梳齿上下相对,多时达到四至六把。这种妆饰后来向民间广泛传播,成为当时女性约定成俗的礼冠。由于插梳过长,左右两侧皆插,加上高髻、峨冠与及诸多首饰,这种装束最后终于成为一种累赘,妇女们上轿进门时,只有侧着头才能进入。以至于后来的朝庭不得不硬性规定:“不得以角为冠梳,冠广不得过一尺,梳长不得过四寸”。但仁宗一朝过后,奢靡之风又卷土重来。

因为梳子太长了易于折断的原因,南宋时期的京都临安不但有成套的冠梳出售,还有走街窜巷,以“接梳儿”手艺为生的艺人。就像近代的补锅匠、磨菜刀磨剪子的一样,成日里在大街上、胡同里转来转去,随时提供服务。仅仅由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插梳在宋代女性生活中有多么重要的位置。

三、犀梳牙梳:奢侈华贵的代言

根据学者的考证,上古时代的中原地区有犀牛与大象存在,从河南省简称为“豫”(一个人牵着一头大象行走)这一点上,似乎也可以印证这个问题。这两个物种最迟在战国时代灭绝。唐代时使用的犀角,基本上都是从云南、安南、印度、甚至是非洲地区进入的。犀角材质的器皿、饰品,在当时极为昂贵,犀梳作为重要头饰也非常难得。犀角质量较好的称为“水犀”,杜牧《张好好诗》中说:“主人再三叹,谓言天下殊。赠之天马锦,副以水犀梳”。

诗中说张好好歌声唱得非常好,使得主人慨然以重礼酬谢,赠送天马锦、水犀梳等珍贵物品。 至于以如何把弯形的犀角制成梳子的工艺,唐代段公路在《北户录》有明确记载,说当时广州有善于制作犀角器具的匠人,可以用独特的工艺加工“白犀”。 其方法是先将犀角加工成碎片,之后把碎片拼集起来,用铁质模范把夹住,然后放入特制药水中煮。煮后的犀角将变软、变稠,碎片可以胶合一起,依照铁模之状形成所需造型,并呈现浅雕式花纹。

五代冯延已“艳词”《贺圣朝》里写道:

    金丝帐暖牙床稳,怀香方寸,轻颦轻笑,汗珠微透,柳沾花润。云鬟斜坠,春应未已,不胜娇困。半欹犀枕,乱缠珠被,转羞人问。

男欢女爱之后女性半倚“犀枕”,被子随意裹在身上。“犀枕”与“珠被”也许仅仅是基于想象的摹写,但当时医书中却有很多有关犀枕的好处记载,葛洪《肘后备急方》记载犀角有“辟魇寐方”说法,也就是可以避免做恶梦的良方。还有一种说法是“作犀角枕佳,以青木香内枕中,并带。”在犀枕中放一些青木香,其防止恶梦,提高睡眠质量的效果会更好。

《北户录》还特别强调铁范煮犀角的工艺,可以非常自由地制成各种精美的浅浮雕图案。即所谓“制梳掌,多作禽鱼随意”。《北户录》还说:又有裁龟甲或觜螃,陷黑玳瑁为斑点者,亦以铁夹煮而用之,为腰带、衬叠子之类,其焙净,真者不及也……说明当时已经有了仿制犀角的工艺。方法和犀角器制作大体相同。但使用的材料是南方所产的大龟甲与黑玳瑁。龟甲切成小片之后嵌入黑玳瑁,形成黑斑花纹,用铁模夹住进入药水中煮。龟甲、玳瑁变软黏合、按照铁模范样成型,并形成浮雕花纹。文中还说,此方法做成的腰带、碟子等,光洁明净,比真正犀角器件还要好看有卖相。于是我们知道,唐代大量的犀角器物,有可能是用龟甲、玳瑁仿制而成的。它们却比真正的犀器更加漂亮。

犀角插梳因为珍贵非常,所以并非大多数女性可以获得。这是仿真版犀梳得行大行其市原因。可以断定,在《捣练图》那样的画中,唐代美女们头上的犀梳,并不一定都是由真正的犀角制作,绝大多数是仿制品。象牙染色后再镂刻花纹,这种工艺在唐代叫“拨镂”。唐人陈陶的《西川座上听金五云唱歌》描写一位歌伎:“旧样钗篦浅淡衣”。这位歌伎的“低丛小鬓腻鬓髻”上,插着“碧牙镂掌山参差”——人工染绿的象牙梳上,拨镂着高低起伏有致的山峰纹饰。象牙的染色、镂花等,都是唐人加工奢侈品是常见装饰手法。《酉阳杂俎》记载,景龙年间,“腊日,赐北门学士口脂、蜡脂,盛以碧镂牙筒”——皇帝在苦冷的冬天赐给重臣们的美容用品是口脂、面脂……装在经过染绿、镂花的象牙筒中。象牙染绿色之后,再制成其它工艺品,这是唐代的一大特色。

《梦粱录》“诸色杂货”中说,当时染红绿牙梳的工匠人在临安的大街小巷四处转悠,随时准备为女性们的牙梳上色。这个行业此被称为“染红牙梳”,《武林旧事》叫做“染梳儿”。在《捣练图》之中,仕女们都在正面与两鬓上饰插犀梳,在发髻的正后的与髻的根部插红梳,这种红梳正是“染红牙梳”。同时代王建的《宫词》中,“家常爱著旧衣裳,空插红梳不作妆.。”说的也就是人工染色的象牙梳子。从吕胜己《鹧鸪天》中“驼骨红纹小棹篦”来看,因为象牙昂贵,用驼骨或其它骨类仿制象牙梳,然后以染红、雕花,这样的梳子应该是也很多的。

在梳子之中,最光彩夺目、贵气逼人的梳饰,大约要数唐代的“金筐宝钿梳掌”了。除此之外,不带宝钿装饰的纯金梳子也属于难得的精品。从“花花,满枝虹似霞。罗袖画帘肠断,卓香车。回面共人闲语,战篦金风斜。惟有阮耶春尽,不归家。”这样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到:一辆豪华的马车慢慢驶过,车帘开处,车中美女的形象悦然在目,头上凤纹金梳随车子的晃动闪着惹眼的光芒。

《清异录》之中描写过绿牙五色梳的故事:洛阳少年崔瑜卿多资,喜游冶,尝为娼妓玉润子造绿象牙五色梳,费钱近二十万。这种出手不可谓不阔绰,简直如同现代富商为情人、二奶购置钻石项链一般。

四、以梳治怀:心情碎片的整理

古人因为蓄发、留须的原因,对须发的梳洗也就极为重视。晋时傅咸在《栉赋》写道: “我嘉兹栉,恶乱好理。一发不顺,实以为耻”。显然,那时候梳发洗头已经被纳入“礼”的范畴之中。《礼记》里还专门规定,个人的头发必须每天梳理,三天须洗头、沐浴一次。当时的国家公务员,不论官阶大小,均可每十天轮休一次,目的不是为了休息放松找乐子,而是让他们洗头沐浴,这就是著名的“休沐”。

由此不难想象,当时的梳子肯定是人手必备之物,尤其妇女更是梳子这种商品的“重度消费群体”。古时妇女的发髻上都时常插戴着梳子。相传孔子在路上遇到一位头上插着梳子的妇人,便叫弟子前去借用。颜回走到妇人面前说:吾有徘徊之山,百草生其上,有枝而无叶。万兽集其里,有饮而无食。故从夫人借罗网以捕之。

妇人立即取下梳子交给颜回。颜回问妇人何以知其借梳之意。妇人对答:徘徊之山者,是君头也。百草生其上,有枝而无叶者,是君发也。万兽集其里者,是君虱也。借罗网捕之者,是吾栉也。以故取栉与君,何怪之有?

以栉为饰的风俗,在愉悦大众身心同时,引发很多文人的创作欲望。温庭筠在一首广为人知的“艳词”中写道:“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在以描写上层贵妇美人日常生活、装饰物品见长的词集《花间集》之中,很多地方都谈到的梳子。比如“镂玉梳斜云鬓腻,缕金衣透雪肌香,暗思何事立残阳”(李殉《浣溪沙》)等。唐代时期的玉梳出土的很多,故宫博物馆就藏一件唐代青玉双鸟纹梳子,弧形的梳子背,透雕着花草双鸟的纹饰。玉梳的设计在当时追求的是一种轻巧玲珑的风格。那时各种美石都被开发出来,制作成珍贵、出奇的梳子。

唐代妇女们当时最喜欢把梳篦同插头上,当时梳篦工艺非常精湛,使用材质也很丰富。宋代妇女喜欢插大梳。苏轼在《於潜女》说:“青裙缟袂於潜女,两足女霜不穿履,角沙鬓发丝穿柠,蓬沓障前走风雨”;陆游《入蜀记》中写道:“未嫁者率为同心髻,高二尺,插银钗至六只,后插大象牙梳如手大”。南宋时期,乡村女喜戴白角冠、象牙梳。毛诩《吾竹小稿·吴门田家十咏》诗云:“田家少妇最风流,白角冠儿皂盖头”。《朝野佥载》记,东海人士马待封,是唐代开元年间有名工艺师。为皇后制作过梳妆工具:“中立镜台,台下两层,皆有门户。后将栉沐,启镜奁后,台下开门,有木妇人手持巾栉至。后取已,木人即还。至于面脂、妆粉、眉黛、髻花,应所角物,皆木人执。继至,取毕即还,门户即闭,如是供给皆木人。后既妆罢,诸门皆阖,乃持去。其妆盒金银彩画,木妇人衣服装饰,穷极精妙焉”。这简直是最早的机器佣人描写,只是不知真实程度如何。

888

梳子在现代有了很多寓意,比如解除烦恼,理顺心情等等,这在很多所谓解梦一类的图书中多有看到。通常情况下,头发是烦恼的象征,梳子将头梳理开来,即暗示着对烦恼与愁闷的解除。因此,如果梦见使用梳子梳头,则意味着不久的将来烦恼与忧愁都会消失……如果梦见别人替自己梳头,则意味着将获得能者的帮助,以摆脱现有的郁闷与纠结。很多占梦者都以为,如果男人梦见梳子,则意味着诱惑与放纵,与此相似说法是:梦见梳子断齿,则暗示男女关系将出现不睦。在很多古人诗句之中,梳并不是一个名词,而是直接成为一个行为动词,也就梳头这一动作。这个动作往往直接指涉写诗者的情绪与心境。比如:

今朝复明日,不觉年齿暮。
白发逐梳落,朱颜辞镜去。

——《渐老·白居易

 

暖酥消、腻云亸、终日厌厌倦梳裹。无那。

恨薄情一去,音书无个。

——《定风波·柳永

 

云髻罢梳还对镜,罗衣欲换更添香。

——《宫词·薛逢》

 

我梳白发添新恨,君扫青蛾减旧容。

——《逢旧·白居易》

 

白头梳上见,归梦枕边频。

——《临江仙·陈韡》

 

林残数枝月,发冷一梳风。

——《晨起·曹松》

……

五、梳理之道:关于梳子的隐喻

栉是用来梳头的,这不需要做过多的解释。然而头为一身之主,因此,善于以物喻理中国人,就从梳子之上悟出很多道理,并进一步引申出某种思想与哲学的意蕴。

发与须是中国古人仪表之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因此梳头、理发、顺须均为整理仪表不可缺少的环节。

古人以栉为喻,讨论治世安国的大学问,把梳理与政治混为一体,使梳子的哲学与社会学意蕴因此变得非常丰满。汉桓帝时期,有一个叫崔定的人因为非常孝顺,且具有独立特行的品格而被推荐做官。他在谈论治世安国的大事时,曾经写下几十条颇有见地的主张,辑集为《政论》,当中有一条就是以梳子为喻。即“无赏罚而欲世之治,是犹不畜梳枇,而欲发之治也。”崔定将赏罚之类的治世手段,与梳子梳理头发相互比衬,不能不说是一个比较天才的比方。显然,没有梳子,头发是很难梳理整齐的。诚如赏罚不明、优劣不分、忠奸莫辩,那也是没有办法治理好天下了。

 晋惠帝时期的御史中丞傅咸,写过一篇《栉赋》,他在序言中就说:“大才治世犹栉之理发也。理发不可无栉,治世不可无才。”直接就把梳子比喻成人才的能力与才干,后来的唐人吴兢,博史通经,长期参与修撰国史。唐玄宗登基时想要独揽君权,政治手段非常强硬,以至于朝臣们都很害怕。但吴兢认为玄宗行事过于果断,容易产生主观上的失误。就直接上书说:“帝王之德,莫盛于纲谏。朝有纳谏,犹发之有梳。”建议皇帝多纳忠谏,这样就如同手中握着梳子,头发就能随时光滑顺畅。这种以小喻大,以物喻理的方式,使得复杂的道理变得浅显易懂,是一种典型的中国式思维。

梳篦在随后长期、广泛的使用中,逐渐衍生出超越它本身范畴的社会意义,从不同方向滋长出不同的文化与生活内容,构成梳子作为文化、精神与情感载体的其它功能。仅从梳篦的梳理这一功能之上衍生,梳子就成为一种明见主题、制定并执行策略的有形载体,成为发表政治见解,阐明治世大理的道具。

据《元史·许衡列传》里记载,至元二年,衡乃上书说:“中书之务不胜其烦,然其大要在用人、立法二者而已矣。近而譬之:发之在首,不以手理而以栉理;食之在器,不以手取而以匕取。手虽不能,而用栉与匕,是即手之为也。上之用人,何以异此。”历代都通过对梳子功能的引申、转喻和联想 ,引出了关于疏通、导引、整理、清除等形而上的大义,以用来注释阐解各种不易理解、难以描述的、抽象的道理。宋代罗泌的《路史·后记·夏后代》中说“南至于华阴,东至底柱,錾孟津,梳三门,以奠西河”。此处的“梳”字,即是疏通、引导的意思;韩愈所著《昌黎集·送郑尚书序》中说“蜂屯蚁杂,不可爬梳”;《宋史》记,淳熙年间,建安蔡元著的《律吕新书》,被当时朱熹盛赞:“超然远览,奋其独见,爬梳剔抉,参互考寻,推原本根,比次条理,管括机要,阐究精微”。朱文之中的所谓“爬梳”,就相当于现代所说清理的意思。

除了梳篦的内涵得到延伸之外,外部形象的意义也被拓展,通常情况下是用来比附人与人,人与物之间的各类关联,如同梳齿般排列布置的方式。《诗·周颂·良耜》里说:“其崇如墉,其比如栉,以开百室”;《文选·汉王子渊》里说:“甘露滋液,嘉禾栉比。”李贺在《秦王饮酒》中咏道:“银云栉栉瑶殿明,宫门掌事报一更”。《明史·列传》记载一首童谣:“贼如梳,军如篦,兵士如剃”。

数千年以来,由于梳篦与生活的紧密关系,梳子已经作为中国人在文化、生活、情感上的一个通配符。很多以此为题材的故事和传说,寓意都非常深远。《庄子·天下》描写古时大禹治水:“腓无腋,胫无毛,沐甚风,栉疾雨,置万国”;《礼记·曲礼》称:“父母在疾,冠者不栉”。历代行孝,至亲长辈有来去逝,都不梳发、不洗脸,以此表示孝道;《金史》记载,“宣宗皇后王氏,中都人,明惠皇后妹也。其父微时,尝梦二玉梳化为月,已而生二后,及没,有芝生于柩”。

《养疴漫笔》里讲了一则非常神妙的故事:当事者的祖母房里有一箱子,祖母告当事者说,她出门之后,家里不能开她的箱子,如打开箱子,她就不能回来。在诸孙之中,有一个顽劣者喝醉之后回来,见祖母不在家中,就走到床头去打开柳木箱:箱中唯有铁质篦子一个,其它什么都没有。自此,祖母就没有回来了。这人故事让人有点毛骨悚然,很显然,那把铁篦子寄放着祖母魂魄一类的不可知物,一但见光,此物就会立即消失……

后记:一个话题的延伸

头发对于女人来说,最容易引起男人的底层幻想。因此,在很多有关心理学的文字之中说,如果一个女人当着男人的面解散、拨弄、或者梳理头发,则意味着一种生理上的挑逗,视同于宽衣解带的动作。所谓赠梳传情,送梳子等于定情等等说法,也许正是来源于这样的深层心理。不论是人还是动物,在生理上都乐于接受抚摸。尤其对凶猛的动物而言,顺着体毛生长的方向抚摸,容易让情绪躁动的动物们平静下来。从这个角度上,我们似乎可以解读梳子乐于被人体接受的原因:梳子在某种程度上,代替了人手,对人体的关键部位进行抚摸……而在文化与精神层面,梳子正是一人文种精神上的按摩与梳理器物……

作为感情的信物,梳子有着丰富的意义。民间盛传梳子代表相思与挂念。同时每天都用来梳理头发的梳子,也暗示着彼此之间的亲密,有白头偕老之寓意。旧时女子出嫁上轿之前,家人为其梳头并口念祝福语:一梳梳到底,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子孙满堂。

上一篇文章:6个招保证秀发不再脱 选用木梳是关键
下一篇文章:栉 梳 篦的区别
 
欢迎点击留言建议~!
关于栖凤阁
公司简介
联系我们
大 事 记
质检报告
新手指南
注册协议
会员等级
快捷登录
购物指南
购物流程
等级体系
快递费用标准
支付方式
支付工具
网上银行在线
售后服务
服务保障
退换货原则
投诉建议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申请
版权声明
招商咨询

题|百科  美图  漫画 手绘 仕女图 婚礼 资讯| 新闻  礼仪 婚礼 考据|文献  论文 实物  工艺  面料  图 汉妆|容妆  造型 教程 视频|播客 纪实   历史 汉风

生活|百戏  汉乐 礼仪 养生 家居 节日 凤阁|报道 活动 买家秀|百科  摄影  美女 机构 古装剧 视频 |全国 海外  实物|秦汉 南北朝 唐宋 明代

汉服微信我的二维码_8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来微博关注 @栖凤阁汉服

ICP证:皖ICP备13000936 商标注册号:8195326   公司注册号:340222000022311(1-1)

     汉服客服QQ:787744650  电话: 13955392955  邮  箱:787744650@qq.com    栖凤阁汉服商城(始建于2006年10月18日)   

yx 版权所有: 芜湖栖凤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Powered by Hishop5.4.2 © 2002 - 2011

Inc.